这个博客曾经有过半年更新一篇的时候;在那个时候就是打算半年更新一篇的,而且只打算放上个人认为无法再修改的短篇小说一样的东西。当时我确实完全没有预料到将来我会语言本身都放弃掉。除去失去语言带来的无法继续写作的困扰以外还有一个问题:过去我在这里活得仿佛我即是亚当,现在越来越多人(虽然并不是很多人)知道了这个地方,因此我不得不考虑要不要将衣服穿上。目前的打算是不穿。

而且。

坦白说我很讨厌那种看上去会读人心的家伙。当然更加讨厌真的会读人心的家伙。我又不是那种有被什么东西进入体内的特殊癖好的人,只会单纯地感到恶心罢了。读到了也就罢了,真的说出来就很令人讨厌了。“不会读空气”这种理由我并不打算接受。

而且。

最近在考虑写点什么。
不将语言捡回来是不行的,即使不得不拼命抑制着想吐的感觉也好。
所以大概会在某个冬日再发布点什么。大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