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8

因为太热而醒了过来,于是再次闻到了那种每个城中村或多或少都会有的,让人想起学校食堂里乏味的早餐粥的油腻气味。很难说它能起到什么提神的作用,而且即使你起床时饥肠辘辘,在大多数时间里它也只会让人失去食欲。现在是早上六点,我不禁回忆起这股气味告示着的从前在初中和高中度过的令人绝望的每一日,在那里每个人都伴随着这种气味起床洗漱,然后真正了无生趣的一天就再一次地开始了。它确实告示着毫无生气的又一天的开始。我有足够的底气宣称这一点,因为即使我仍旧在同样的时间点醒来,但我从未在除了军训之外的时间在大学闻到过这种气味。当然也许我这种将近上课时间才出门的人闻到的只能是大学男生宿舍的气味,但是即使那是腐烂的气味,那也仅仅是腐烂而已而不是更加糟糕的更加令人绝望的什么。这股在城市的街道与街道之间飘摇着的气味跟时不时在路上出现的贩卖自制早餐的摊点一起成为了某种海市蜃楼一样的东西,它与刺耳的令人抓狂的课间操铃声以及很难谈得上有什么现实意义的课间操本身,与下午二时的起床铃声混杂起来,然后毫不犹豫地刺入因为不得不应对周遭的世界的心跳加快而早已开始显得疲惫不堪的心脏。于是我仿佛在握着一直依靠着的救命的药物的心脏病人一般握着我的MP3。在毫无颜色可言的中学时代,音乐时常是我唯一的救赎,如果我能允许自己使用「救赎」这种早已被玷污和扭曲了的词语描述它的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