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倘若有一天我真的自杀身亡了,我只希望人们能够承认所有的自杀都是恰合时宜的;我不希望在我死后我的死亡仍然要被大众拿来进行消解,就像他们在我生前对我的意义进行消解一样。我希望没有人过来报导,没有专家站出来说这一代的孩子精神脆弱,没有人为此哭泣和忏悔,没有人借这个表达一下不知道究竟存不存在的忧伤。青春其实是道门槛一样的东西,它很难过,只是已经过去的人对此毫无知觉,而我只不过是在它面前倒下了而已。

1 Comment

  • says:

    在这种以“放弃就是可耻”为基调的大环境里不被消费还是很难,借此用来彰显自己还存在生命的优越感的人就潜伏在各处。以及,虽然很自私但还是想说,请活着:).,不要轻易就的把世界让给上述拥有荒诞想法的人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