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杀死了一直在养的猫。
我忘不掉那只猫在我手下断气之前的眼神,倘若可以的话,我希望某一天也有人对我这么做。父亲似乎有点被吓到了。我的前臂满是抓痕,于是我走到厨房的洗碗盆前随意地洗了一下伤口,就像之前它将我抓伤后我习惯于做的那样。我不知道它对这一生究竟满不满意,反正我知道它是很惊愕。我为什么要杀死它?不知道,捏着它的脖子时的触感就像是捏着我自己的心脏一样,然后我毫不犹豫地将它捏碎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似乎听到父亲这么问我。也许他问的是其他东西,反正我想象不出来。杀死小动物很有趣吗?没有一件事情是有趣的,诸位。我看着已经不会再呼吸再站起来喵喵叫着讨要食物的它,我的手似乎在抖。
对于我而言“捏碎什么”这一动作总是十分吸引人。它不有趣,将什么东西毁坏掉的过程并不有趣,正如将什么东西构建起来的过程一样。我知道我干了无法挽回的事情。事情总是无法挽回的。类似的东西早已经在脑中上演过很多次,比如说用办公椅碾过它的肚子啦,出门时被它跟着然后它在马路上被飞驰的汽车碾成肉酱啦,或者我的脑子随着头骨一起被椅脚碾成碎片,在几年前的那个炎热的夏天,那天由于炎热我躺在铺在地板上的凉席上,突然希望着能够变成碎片。类似的念头折磨了我十多年,谈不上有多痛苦,然而这一点也不快乐。我知道那只猫也谈不上快乐与否,无论它最终有没有被我杀死。我只是跪了下去,任由心脏被碾碎带来的失望像潮水一般吞没。
2016.4.29

(其实我根本下不了手。希望将什么捏碎倒是真的。)

2 Comments